冯虚。

虚室生白。

我们都爱画电影:

画画的肖岚:

第二十三张*詹姆单挑卓耿(水彩八开)
赐你长枪所向披靡,佑你壁垒固若金汤。
第四集实在太燃了,晚上看完马上画了这张。
哭唧唧看完这一集(´•̥  ̯ •̥`)艾丽娅回家哭了,詹姆单挑卓耿哭了。

摘抄286

晚牧书摘:




所谓盲人的恋爱常态,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了,闹中取静。他们大抵是这样的,选择一个无人的角落,静静地坐下来,或者说,静静地抱一抱,或者说,静静地吻一吻,然后,手拉着手,一言不发。一般来说,恋爱中的年轻人都爱动,呼啦一下去了电影院,呼啦一下去了咖啡馆,呼啦一下又去了风景区,你追我赶的,打情骂俏的,偷鸡摸狗的。盲人们不是不想动,也想动,但是,究竟不方便。不方便怎么办呢?他们就把自己的身体收敛起来,转变为一种守候。你拉着我的手,我拉着你的手,守候在一起,也就是所谓的厮守了。他们的静坐是漫长的,拥抱是漫长的,接吻也是漫长的,一点都不弄出动静。——毕飞宇《推拿》

摘抄288

晚牧书摘:


王维有一首《辛夷坞》,写一个小小的景色而极富禅趣:
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
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
这里“木末芙蓉花”是借指辛夷。辛夷是一种落叶乔木,初春开花,花苞形成时像毛笔的头,故又称木笔。


——骆玉明《诗里特别有禅》


(晚牧:第一次知道木笔是在高三的一篇文言文阅读中,书里直说是落叶乔木的一种花,顿时觉得素朴清华,落落大方,毕业之后便将木笔作为网名。后来知道了木笔是玉兰,也叫辛夷、玉堂春,网络上的图片更是让我惊诧、愉悦满怀。后来还看了北林的一个教授讲玉兰这一植物,到现在才知道玉兰为什么叫木笔……如此漫长简单而又顺其自然的邂逅。)

摘抄289

晚牧书摘:


佛家言“青青翠竹,尽是法身;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”(《大珠慧海禅师语录》),意思是在自然草木中也可以体悟佛法智慧,草木似无情而又有情。山谷溪涧之处,辛夷自开自落,不为生而喜,不为灭而悲。


——骆玉明《诗里特别有禅》

摘抄290

晚牧书摘:


你从尘世的喧嚣中走来,在绝无人迹的山涧旁见到天地寂然,一树春花,也许真的就体会到什么是万物的本相和自性;你又回到尘世的喧嚣中去,也许有时会想念那山中的花在阳光下展现明媚的紫色,无语地开,无语地落。


——骆玉明《诗里特别有禅》

摘抄291

晚牧书摘:


独怜幽草涧边生,上有黄鹂深树鸣。
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。


人总是活得很匆忙,无数的生活事件迭为因果、相互拥挤,造成人们心理的紧张和焦虑;在这种紧张与焦虑之中,时间的频率显得格外急促。而假如我们把人生比拟为一场旅行,那么渡口、车站这一类地方就更集中地显示了人生的慌乱。


——骆玉明《诗里特别有禅》

摘抄293

晚牧书摘:


无尽藏《嗅梅》


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遍岭头云。
归来笑拈梅花嗅,春在枝头已十分。


——骆玉明《诗里特别有禅》